返回 首页

全本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全世界都想要的他,属于我TXT下载全世界都想要的他,属于我最新章节 》 78、第 78 章
关灯
护眼
字体:

78、第 78 章

    第七十八章

    倪景兮这一脚直接把自己踢上了全球头条, 特别是当她抬脚的那一瞬, 被抓拍到的表情,狠中很飒。

    以至于不少媒体居然头版头条在报道这件事, 风头差点儿盖过恒亚集团今日的听证会。

    之前她曾经以记者的身份上过全球新闻,那张live让她名声大噪。

    本来国外媒体并没有关注她的私生活, 反而是在国内她曾经几次跟霍慎言一起上了新闻热搜。

    这次是他们第一次以夫妻身体在媒体面前的亮相。

    在恒亚集团听证会期间, 倪景兮挺身陪在霍慎言身边,哪怕她本人并无心刷什么媒体好感度, 但是外界对于她的评价陡然到了极高的程度。

    甚至她都被夸赞成女性的楷模, 能够在事业和家庭之间找到一个平衡。

    她的live已经被确认入围荷兰世界新闻奖。

    而如今在丈夫最艰难的时候,她毫不犹豫地暂停工作陪在丈夫的身边支持他。

    无数媒体开始盛赞她。

    不过这世界上永远不可能只有一种声音,有赞赏自然就有怀疑的。当媒体放出当时在场的短视频时,国内微博上居然有一条微博被转发两万多条。

    钱多多不是柠檬树:【哇, 这个外国人能听得懂中文吗?】

    底下评论简直是精彩纷呈。

    “对呀, 我就说这个倪景兮太喜欢炒作,可惜她水军太多。”

    “那个被踢的老外一脸懵逼:她在说什么?”

    “好惨一老外, 说不定人家只是口头抗议而已, 倪女士为了炒作自己的人设,居然这么暴力人家,我支持老外告她。”

    这条微博被转到了热门微博,唐觅看见都快气炸了。

    这帮人叫她们柠檬精简直都侮辱柠檬那么可爱的长相,直接叫酸精吧。

    最可笑的是她们居然在质疑倪景兮冲着那个记者情急之下说中文,是因为她不会英文。

    唐觅觉得自己要是出去反驳,她都是个傻子。

    只是没想到这件事居然还真的闹大了。

    因为有个好事儿的粉丝居然跑到ins上, 把倪景兮的ins关注列表上的人都问了一圈。

    当倪景兮看到唐觅发来的截图时,耳边还伴随着唐觅爆笑到完全停止不下来的。

    唐觅:“我简直服了你的粉丝,真的是人才。现在果然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

    这个粉丝也挺神奇,她直接找了倪景兮ins列表里关注的外国人,特别是母语是英语的人,然后问对方跟倪景兮交流是否有障碍。

    回复这个粉丝的人是美国记者凯文。

    倪景兮在以色列的时候曾经多次跟他一同采访,两人也算相熟。当得知对方是因为有人质疑倪景兮的英语交流能力来询问自己时,凯文发了几个大笑的表情。

    凯文回复道:“相信我,倪说的每个字我都能理解,包括她的冷笑话。”

    这个粉丝把截图发在微博,居然也被转发了几万条。

    “人家之前在以色列工作的战地记者,不会说英语?你当跟你一样没出过国吗?”

    “所以女人对女人的恶意真的好大。”

    倪景兮低笑了下:“还挺可爱。”

    谁知她刚说完,旁边传来一个声音:“什么挺可爱?”

    倪景兮回头看见霍慎言从门外进来,之前他一直都在开会,听证会举办了三天,明天是最后一天。而最终的听证结果需要几个月之后才能公开。

    因此倪景兮和霍慎言都会回国。

    唐觅一听霍慎言的声音,有些尴尬地说道:“我先挂了。”

    霍慎言在她身边的沙发坐了下来,伸手揽着她的肩膀:“你们在说谁可爱?”

    “我的粉丝呀。”倪景兮下巴微翘,有那么点儿小骄傲。

    “不错,都有粉丝了。”霍慎言低笑了声,身体微微前倾靠近,嘴唇自然地黏了过来,最后吻住她的唇,含糊着说:“那我得奖励你。”

    还真的没人把趁机占便宜说的这么清新脱俗呢。

    等霍慎言松开她之后,低声说:“不要在意网上的评论,我会让人处理的。”

    倪景兮笑了下,神色轻松淡淡道:“你忘了我是记者?本来我的工作就是议论别人,所以我也没办法阻止别人议论我。”

    “我不喜欢。”

    霍慎言声音微沉,透着那么几分不悦。

    他这人浑身上下水火不侵,唯有一个死穴。

    那就是倪景兮。

    倪景兮笑了下伸手捧着他的脸,认真地说:“霍先生,我怕你再这样下去真的会人神共愤。”

    霍慎言微挑眉。

    “因为你太宠我了,会把我宠坏了的。”倪景兮轻喃,脸颊凑近鼻子他的鼻子上轻轻蹭了又蹭。

    霍慎言被她的话暖得笑了起来。

    这姑娘真的很宝气。

    当她想要哄你的时候,真的太轻而易举。

    两天后,听证会全部结束,但是恒亚集团并未对外透露此次听证会的具体细节。

    倪景兮上飞机之前还在专门去免税店买了点儿东西,准备回去送人。

    谁知他们却没有回国,而是先去了一趟德国,据说这边也有点儿事情要等着霍慎言处理。倪景兮只当是这次出来旅游,乐得轻松自在。

    只是当他们下了飞机之后,上了派来接他们的车子,一路行驶倪景兮完全被转向。他们当晚是当地下榻,到了第二天倪景兮又被带上车。

    坐在车里的时候,倪景兮终于忍不住问道:“你不会是要把我带到哪里去卖掉吧?”

    霍慎言被她气笑:“卖掉不划算,还不如留在我身边当小奴隶。”

    倪景兮见他笑的模样,不敢再说这种不好笑的笑话。

    直到倪景兮发现车子沿着一直开的路,周围渐渐景致变化了起来,不远处出现几座山脉,雪白色的山顶远远望过去,犹如置身童话场景。

    很快碧蓝的湖泊,山水湖泊之间景色美不胜收。

    直到她透过车窗看到远处耸立着的白色古堡,椭圆塔尖、雪白外墙真的跟童话故事里的城堡般,哪怕倪景兮这样没有少女心的人,此时看见都忍不住将车窗降下来。

    她的眼睛望着远处的城堡,那座藏着梦幻和童话的古堡。

    “我们要去这里?”倪景兮转头兴奋地问道。

    霍慎言轻笑:“喜欢吗?”

    倪景兮微抬下巴:“这时候你下句是不是要说,这是你送我的?”

    沉默了片刻后,霍慎言微笑:“抱歉,人家不卖。”

    倪景兮瞪大眼睛他不会还真的有这个念头吧。

    直到倪景兮下车之后,她才终于确定原来这里就是天鹅堡,迪斯尼电影里取景过的古堡。她看着周围发现不远处居然有一个团队的人在。

    她回头疑惑地望着霍慎言,直到他牵着她的手低声说:“办婚礼的话,得需要婚纱照吧。”

    倪景兮下意识地刚想张嘴说,他们不是已经拍过婚纱照。

    不过当她想起那场临时取消的婚礼时,倪景兮闭嘴了。

    关于那场婚礼的话题,他们从未提及过。

    如今他们都在往前方看,那么重新拍摄一次婚纱照确实成了必要。

    只是倪景兮突然声音拔高:“你为什么不提前跟我说,我昨晚没敷面膜最近也没健身。”

    可是她所有的话都在下一秒停住了,因为对面的霍慎言双手做出一个照相片的手势,对着她的脸颊咔嚓了一下。

    “什么都不需要,你也会是最美的新娘。”

    于是倪景兮在这句甜言蜜语之下,毅然开始拍摄照片。此时她才知道霍慎言准备的有多妥当,当婚纱团队将带来的车子打开时,倪景兮觉得她看到了这辈子一辆车里能放的最多的婚纱。

    其实穿什么衣服都不重要,甚至连景致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身边的这个人。

    两人因为婚纱照的行程被耽误了两天,直到几天后他们才乘机回国。

    许静进来的时候就看见苏宜蘅正躺在沙发里正在刷微博,许静赶紧过去,在看见她果然又在搜索倪景兮的时候,不由气恼道:“宜蘅,这些有什么可看的?你都看了好几天,不就是这些新闻。”

    许静真是怕了这个祖宗了。

    前几天倪景兮的事情爆发时,各大媒体都在报道,苏宜蘅自然会关注,偏偏就是她手滑居然点赞了一条指责倪景兮炒作的负面微博。

    要是这条微博是热门微博的话,还能用手滑来解释。

    可这条微博点赞不超过五个,压根连一条评论都没有。后来有评论还是因为苏宜蘅的点赞引来的一堆观光网友。

    这种情况一看便知是苏宜蘅搜索了倪景兮这个名字,之后才会手滑点赞。

    虽然苏宜蘅工作室迅速以助理不小心登录帐号,无意手滑点赞为理由,可还是架不住一帮网友的毒嘴。

    自从苏宜蘅受她哥哥吸毒的□□影响,自己又被曝光依靠家世抢走别人的电影资源,声势不说一落千丈但是也影响极大。

    很多影视方都不敢找她,生怕被误认为是受了苏家的贿赂。

    至于那些找她的影视方也都是抱着炒作的想法。

    “好了,我知道了。”苏宜蘅没什么精神的说道。

    许静看着她这个样子也不知道怎么办,人的精气神真的太过重要,连苏宜蘅这么骄傲的一个人在遭受打击之后,都一时缓和不过来。

    直到她的手机响了起来。

    苏宜蘅嗯了几声,突然特别开心的笑了起来,她轻声说:“这件事不要再搞砸了。”

    许静转头看着她:“什么事情。”

    “没什么。”苏宜蘅微微耸肩,不过她自己刚说完突然又笑了起来,冲着许静哧哧笑道:“很快你就会知道了。真的。”

    直到下午三点多,一条赞新的微博帐号曝光了一个帖子,不仅有图有真相内容劲爆。

    《原生家庭之罪?还是虚荣心作祟?》

    “某n姓豪门媳妇为何从不提及自己的家庭?因为她不仅厌恶自己始乱终弃的凤凰男父亲,更是拆散她父亲的第二段婚姻,以至于继母流落街头。”

    三流小报般的画风,偏偏因为有倪平森和倪景兮的合照,还有倪平森在越南时跟柳荟的合照,文章几乎是上万字极尽可能的描绘了倪平森如何抛弃倪景兮在越南跟柳荟在一起。

    柳荟又是何其无辜被他欺骗,最后真相大白之时,倪平森因女儿嫁入豪门干脆始乱终弃,丢下柳荟又回上海当起了有钱人的岳父。

    最后还是一张图片,是倪平森和倪景兮一起为粥店剪彩的照片。

    似乎更加作证了这篇文章里的说法。

    作者有话要说:  我知道你们肯定想看接下来的内容,所以今晚我还会加一部分的,实在等不及的明天再看也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