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全本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全世界都想要的他,属于我TXT下载全世界都想要的他,属于我最新章节 》 79、第 79 章
关灯
护眼
字体:

79、第 79 章

    第七十九章

    倪景兮一直到出机场的时候, 脸上都没有一丝表情, 她太生气了。

    她从来不希望倪平森的**会以这种方式出现在媒体上,柳荟做的实在太过出格, 对,痛快确实是痛快。可是她把一切都剖开给公众看, 作为媒体人倪景兮太明白大众猎奇的心理。

    之后不管是她还是倪平森, 都不会得到安宁。

    车子行驶在高架上,倪景兮别过脸看着窗外, 橘色路灯将沿路笼罩在一片柔光之中, 只是这样温柔安静的一幕都无法让她心情放松。

    霍慎言侧着脸看着倪景兮,见她嘴唇始终紧紧抿着,还是伸出手在她手背上轻轻拍了下。

    “景兮,别担心。”他温言安慰。

    倪景兮慢慢回头望着他, 本来冷漠的表情渐渐融化, 她微微蹙眉低声说:“我只是担心爸爸。”

    她不关心柳荟怎么样也不关心苏宜蘅到底还想作什么死。

    她只是担心倪平森。

    他平静的生活不应该再被打破。

    过了一个小时左右,司机将他们送回家里。倪景兮下车的时候, 霍慎言拍拍她的肩膀:“你先去看看爸爸, 行李我来处理。”

    倪景兮低声嗯了下,这才转身进了门。

    等她推开大门进到玄关,发现家里客厅灯火通明,整个客厅被映照得白昼还要明亮。她刚换好拖鞋准备往客厅里走,一抬头看见倪平森站在对面含笑地望着她。

    “我们小星星回家了。”倪平森张开双手轻笑着说道。

    本来倪景兮心底还克制着,假装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不想让他担心,可是倪平森这句话刚说完, 她心底的委屈犹如又活了过来的泉涌,拼命地往外冒。

    她爸爸这一辈子一直都是温和的好人,他从来没害过别人甚至连跟别人红脸都没有。

    就因为他太好,想要把他留在身边莫名其妙地遭遇这么多事情。

    倪景兮觉得委屈是替他委屈。

    倪平森见她不说话,眼圈有那么点儿红,明显看得出来是拼命忍着,不由问道:“这是怎么了?”

    倪景兮再也没忍住,往前走了几步伸手抱住他。

    “爸爸。”倪景兮轻声喊了一句,跟着吸了下鼻尖,声音里小小的颤音跟着溢了出来。

    倪平森笑道:“坐这么久的飞机是累了吧,爸爸去给你们做一点儿吃的。”

    结果倪景兮抱着他的脖子不肯撒手。

    倪平森垂眼无奈说:“都多大的姑娘,还跟爸爸撒娇呢。慎言要笑话你了。”

    此时霍慎言提着一只行李箱打开大门,正好看见这一幕,听到倪平森这句话他真的勾唇轻笑了下。

    倪景兮低声说:“爸爸,我会保护你的。”

    她声音极小却很坚定,小的时候父亲是她的大树,她也会在跟小朋友玩闹生气的时候大声喊出那句,我要回家告诉我爸爸。

    因为告诉了爸爸,爸爸一定会站在她这边护着她。

    如今她长大了,她也要成为保护爸爸的那个人。

    “星星果然长大了,现在轮到你照亮爸爸了。”倪平森并未笑话她这句极其孩子气的话,反而笑着揉了下她的脑袋。

    倪平森帮忙把他们的行李拿进来之后,转身问道:“你们在飞机上吃东西了?我现在给你们煮点儿。”

    “我想吃肉丝面。”倪景兮眼巴巴地说道。

    倪平森去了厨房之后,倪景兮伸手准备去拿手机,却被霍慎言抢先按住。

    倪景兮抬头看着他,霍慎言低声道:“现在不要去看微博,除了会让你心烦之外,没有任何好处。”

    想想都知道,这件事会爆炸到什么程度。

    其实刚才在回来的路上,唐勉已经悄悄发微信告诉他,刚才微博出现了十几分钟的瘫痪,因为流量太大。

    毕竟柳荟公然反水指认苏宜蘅,本来大家只是想吃豪门瓜,结果居然还牵扯出这么一段。

    特别是她对苏宜蘅说的那两句话,简直是被奉为年度打脸典范。

    毕竟娱乐圈哪怕腥风血雨,可很多时候都是粉丝在撕逼,很少会扯到明星本人。这次苏宜蘅被牵扯进来,还被喊话恶毒简直是有种活久见的稀奇。

    柳荟发布会的片段已经在短短一个小时之内被转发了十万条。

    苏宜蘅在娱乐圈这几年可没少得罪人,以前提起来都是她家粉丝吊打别人,毕竟她家世好学历好,自家粉丝一提起别的女明星动辄就是别拿那个野鸡跟我们蘅蘅比。

    如今这么一个卖高岭之花人设的人,居然被人这么指控,简直有种大快人心的感觉。

    况且柳荟虽然没有点名是谁,但是了解苏宜蘅绯闻的人都知道,柳荟口中这个喜欢的男人肯定是霍慎言。

    这几年来苏宜蘅唯一有过绯闻的就是这位。

    当初苏宜蘅粉丝看不上娱乐圈的这些小鲜肉流量,她本人也是拒绝很多绯闻,唯独关于霍慎言的话题一直未曾断绝。

    当初霍慎言婚讯没公布的时候,他们之间就传得神神秘秘。

    后来还闹出什么一起同游古镇的绯闻,结果被当众打脸,霍慎言更是趁机公布了自己结婚的讯息。

    如今柳荟这几句话简直是坐实了她倒贴的名声。

    一时间,跟这件事有关的很多人都上了热搜。

    至于还是被点名的温棠,更是被网友曝光出来因为涉及内幕交易目前正在被审查,之前她在报社时被调查组找上门的事情,当时报社不少人都看见。

    即便当时没看见,后来整个报社也传遍了。

    这件事在财经媒体圈子里不算隐秘的事情,如今柳荟点名到温棠,她内幕交易的事情自然也被曝光。

    事情发生的时候,苏宜蘅刚接受杂志的采访。电影圈虽然不太敢用她,但是她时尚资源一直不差,因此为了保持曝光率,经纪人许静这阵子连三线小杂志都给她接。

    此时她正在站在背景墙前面看着镜头,对面的打光板将她的脸颊打的雪白,头发微微吹起,她露出淡然笑意。

    等摄影师刚拍完这组镜头,示意结束,助理赶紧拿着水瓶过来。

    可是整个摄影棚此刻特别安静,好几个人边拿着手机边朝这边看,还有人凑在一起窃窃私语。直到许静气势汹汹地冲了进来,直接将苏宜蘅拉走。

    苏宜蘅被她一路拽到休息室,等门关上她才皱眉道:“你干嘛?”

    许静深吸了一口气,她觉得自己需要冷静,要不然她会爆炸,原地爆炸的那种。

    许静看着她问:“柳荟的事情你有参与吗?”

    苏宜蘅脸上立即出现惊讶,显然她没想到会从许静嘴里听到柳荟两个字。不过随后她微微耸肩淡然道:“这是谁?我怎么会认识。”

    许静知道她的性格,真的就是那种不见棺材不掉泪。

    她点点头,也不想隐瞒着直接把视频点开之后,举到她的面前,此时手机里的柳荟正一脸冷笑得看着镜头。

    “苏宜蘅小姐,你知道为什么我爱的男人会离开我吗?因为我恶毒。”

    “所以比我还要恶毒的你,别指望你喜欢的男人会看你一眼。”

    苏宜蘅立即瞪大眼睛,她立即将许静手机抢了过来,等她将整段视频看完之后,脸色是不正常的煞白。显然这个出乎意料的转折她完全没想到。

    在她的计划之中,柳荟的指责会让倪景兮陷入难堪的境地,所有人都会知道她出身的家庭有多不堪。

    她有什么资格打败自己成为霍慎言的妻子,她又怎么能配得上那样的霍慎言。

    苏宜蘅就是要把倪景兮踩在脚底,就像倪景兮曾经让她丢脸那样。

    之前她还怕柳荟说假话骗她,特地派人去了一趟越南。他们在那条华人街有不少旧邻居,对于他们的事情也清楚,说本来两人过的好好,结果男人的女儿找过来,男人便离开了。

    外人只知道倪平森离开的事实,却并不知道他离开的原因。

    因此说起来的时候,怎么看都是倪平森无缘无故抛弃跟他一起吃苦的女人。

    苏宜蘅这才会决定接受温棠的提议,曝光这件事让倪景兮彻底的丢脸,抬不起头。温棠早已经认定自己内幕交易被调查一定跟倪景兮有关,因此内心恨不得倪景兮去死。

    偏偏她现在已经无力做出任何报复的举动。

    女人实在是太过了解女人,温棠得知苏宜蘅跟倪景兮的这些过往之后,便认定对方会是自己的盟友。

    果然最后苏宜蘅接受了她的提议。

    只不过这世上本来就是变化多过计划,柳荟一开始被温棠搭讪的时候她就知道对方的目的。温棠看起来精明,可是真正跟柳荟这样在地狱里都摸爬滚打过的人实在太过青涩。

    柳荟只不过把自己装作柔弱的模样,对方居然真的绝对自己的是提线木偶。

    就连苏宜蘅到这一刻才知道,这个一直看起来木讷软弱的女人,居然会反咬自己一口。她以为自己是那只黄雀,却不想终究还是落进猎人手里。

    许静看着她的脸色便明白过来,柳荟所说的每一个字都是正确的。

    她伸手扶了下额头压低声音说:“宜蘅我是不是早说过,咱们往前看,往前看。你就当霍慎言这个人没眼光配不上你好了。你不是都答应过我的,为什么你还是要做这种事情?”

    许静觉得她这个决定简直是蠢透顶,蠢到家的那种。

    她真的没想到苏宜蘅会用这么幼稚低俗的手段去报复倪景兮。

    许静恨铁不成钢地问:“你这么做到底有什么用?对,就算这个柳荟最后说的都是真的,倪景兮的父亲真的是个渣男,可是跟倪景兮有什么关系?大众说不定还会同情她,认为她被家庭连累。”

    “够了。”苏宜蘅陡然拔高声音呵斥道。

    许静叹了一口气,事到如今确实是说什么都没用了,现在只有想办法怎么弥补。

    她说:“公司刚才就跟我打电话沟通过了,公关部让我来问你,你跟这个柳荟见过面吗?或者你们打过电话吗?要是如果对方没有证据的话,咱们就打死不松口一口咬定对方是诬陷。”

    如今这是最好的办法了。

    只要对面没留下什么录音,她们就能胜算,毕竟苏宜蘅签约的公司公关水平一向都很厉害。

    哪怕真的有黑料又怎么样,照样能发动无数水军把黑的说成白得。

    苏宜蘅想了想,轻轻摇头。

    许静又一次确认地问道:“真的没有吗?”

    “真的没有,我是让别人去接触她的。”苏宜蘅喊道。

    她确实还没蠢到家,跟柳荟的主要接触都是她找的一个人,以前是跟着她哥哥的司机,自从她哥哥因为吸毒被抓起来之后,这个司机就留在她身边。

    苏宜蘅知道他会帮自己哥哥做一些见不得光的事情。

    因此这件事她第一个想到交给对方做。

    许静这才松了一口气:“我会让公司尽快发律师函,不管怎么样都得先堵住悠悠之口。你什么都不要回应,反正大众的记忆只有几天而已。等这几天风头过去再说。”

    苏宜蘅点头,不过她随后又恼火道:“这个猪脑子到底是怎么办事的。”

    她是在骂这个办事的司机,事情都搞砸成这样,他居然都没给自己打个电话汇报情况。

    此时苏宜蘅不知道的是,此时司机确实拦住柳荟。

    柳荟收拾好东西准备离开宾馆的时候,刚一开门对方就站在门口。

    “你把什么事情都搞砸了,还想跑?”司机真的气急,他之前跟着苏靖轩混的好好,说是吃香的喝辣的都没问题。

    结果呢,苏靖轩被抓了进去。

    因为他知道苏靖轩不少秘密,因此苏宜蘅把他留在身边。

    这是他第一次帮苏宜蘅办事儿,本来以为是一件小事儿,结果没想到居然还搞砸了。刚才在会场他冲上去阻止的时候,柳荟挣扎着把话都说完。

    这会儿司机又来找她,满脸狰狞:“你他妈把我们当猴耍呢?”

    柳荟冷笑道:“对啊,我就是耍你们呢。不是想搞别人,我就让你们尝尝被人搞的滋味。”

    司机伸手掐住她的脖子,伸手将她往房间里推,柳荟知道这时候要是想被他推进房间里,还不知道要发生什么。

    于是她扯着嗓子拼命喊道:“救命,有人杀人,救命啊。”

    司机听着她这么喊越发地生气,伸手捏住她的脖子越来越用力。柳荟开始拼命挣扎,直到终于不远处有个房门被推开,一个男人的声音传来:“你们干嘛呢?”

    “救命,他要□□我,要杀我。”

    柳荟拼命挣扎喊道。

    一分钟之后酒店保安跑了上来,立即将这个司机按住,没过多久警察赶到将他们带到派出所处理。

    倪景兮吃完饭之后,回房间休息,只不过时差还没倒过来,她躺在床上也没睡着。

    直到她听到敲门声还有倪平森的声音:“景兮,你睡了吗?”

    倪景兮立即起身去开门,直到房门打开时,倪平森皱着眉看着她,倪景兮立即问道:“怎么了爸爸?”

    “柳荟现在在警局,刚才派所处给我打电话,希望我过去帮她保释出来。所以爸爸来跟你说一声。”

    接到派出所的电话确实是倪平森没想到。

    其实今天的新闻倪景兮虽然瞒着他,可是倪平森并未一无所知。他知道柳荟在上海,也知道她最后在直播里说的那一番话。

    警察说柳荟没有亲人电话里只保存了这个号码,让他去帮忙接她。

    倪平森在决定离开越南的时候,就明白他和柳荟之间不会再有任何瓜葛。如果她仅仅是伤害了他,或许倪平森会原谅。

    但是为了倪景兮,他无法轻易面对她。

    但如今他知道对方在警局,什么都不管也不是他的行事作风,所以想来想去他还是来找倪景兮。

    倪平森倒不是存心给倪景兮添堵,他只是不想埋着倪景兮。

    免得倪景兮日后知道,还以为他是偷偷去见柳荟。

    “你别担心,我只是去帮忙,不会跟她再有牵扯。”倪平森叹了一口气。

    倪景兮沉默了下:“我陪你去吧。”

    倪平森立即摇头:“你刚回来,早点儿休息,我自己过去就好。”

    “这么晚了,我送您过去。”倪景兮坚持道:“您等我一下,我换个衣服。”

    倪平森点点头,转身下楼。

    倪景兮换衣服的时候,霍慎言洗完澡从浴室里出来,见她换了一身外出的衣服诧异地问道:“要出门?”

    “柳荟在派出所,警察给我爸爸打电话让过去保释。”倪景兮说了一句。

    霍慎言眸底划过一丝诧异:“爸爸要过去吗?”

    “我陪他一起去,你休息吧,明天还要上班呢。”倪景兮已经把裤子穿好,她穿了一件白t短袖和阔脚裤。

    霍慎言立即说:“我也陪你们一起去。”

    “真的不用。”倪景兮刚开口,霍慎言伸手在她发顶揉了下,“我不放心。”

    柳荟这个人行事太过偏颇极端,他真的不放心让倪景兮跟她接触。虽然她在直播中说的话都有利于倪景兮,可是并不代表她就真的对倪景兮充满善意。

    这样的人善恶总是在一瞬间。

    一念成佛,一念地狱。

    他们到了派出所之后,倪景兮陪着倪平森进去,因为霍慎言身份不同出入警局太过敏感,因此他没有下车只是留在驾驶座等着。

    好在没什么大事儿,很快他们就把柳荟领了出来。

    三人上车的时候,一路沉默。

    就在霍慎言把车子开出去很远之后,突然后坐的柳荟开口说:“霍先生,麻烦你靠边停,我要下车。”

    车子还在行驶,并没有停下来。

    “请停车。”柳荟猛地喊道。

    倪景兮从副驾驶座上转过头,怒斥道:“闭嘴,我丈夫不是你的司机。”

    “我没敢把霍先生当成是司机。”柳荟说道。

    不过最后霍慎言还是尊重她的意愿,把车子停在了路边。柳荟迅速打开车门下车,坐在后排的倪平森始终没有动。

    直到柳荟弯腰冲着车里说:“你们不用把我当成好人。我说的那些话,只是为了让平森你永远记住我。”

    终于倪平森缓缓动了,他转过头望着弯腰的柳荟。

    许久,许久他终于缓缓张嘴:“何必。”

    柳荟手掌搭在车门上,牙齿拼命咬着,直到她喊道:“我就是这么坏,我要坏到让你一辈子都只记得我。你没有了关于顾明珠的记忆,这辈子只能记住我柳荟,哪怕是坏,你也得记住我。”

    当顾明珠三个字从她嘴里说出口的时候,倪景兮推门下车。

    她抓住柳荟的衣领,这次毫不犹豫地抬起手,一巴掌、两巴掌、三巴掌。

    倪景兮看着柳荟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说道:“我说过别让我从你嘴里听到我妈妈的名字,一个字一巴掌。”

    倪平森和霍慎言都下了车。

    霍慎言走过去将倪景兮牵了回来,他伸手抱住怀里的姑娘,手掌在她后背一点点地轻抚着,他的掌心能感觉到她身体在微微颤抖。

    那么小心翼翼。

    柳荟被打了之后并没有想着还手,她只是安静地看着倪平森,突然眼眶里含着泪,低声说:“平森,我就是这么坏,我要你一辈子记得我。”

    她转头准备离开。

    终于倪平森上前拉住她,他望着柳荟满脸痛心,哪怕他离开她,可是他依旧希望柳荟过的好,而不是这样自暴自弃。

    倪平森抓住她,低声说:“柳荟,别再这样了。我不值得,你应该有更好的生活。”

    “更好的生活?什么是更好的生活?你知道我今年三十四岁,可是我快乐的生活只有偷来的跟你这段时间,没有了你我凭什么快乐?”

    倪平森望着她,满脸悲凉。

    他摇头:“我跟你之间已经不可能,现在我只能祝福你幸福。”

    柳荟彻底崩溃,无论她怎么做这个男人都不会回头的,她早该知道的。柳荟转头就往对面走,这是一条小路并没有红绿灯,谁知当她过去时,突然一个极刺耳的声音响起。

    当他们转头看到一辆车拐弯过来时,倪平森冲过去一把推开柳荟。

    接着他整个人被车子撞飞,竟是直直地飞出去了几米远。

    霍慎言和倪景兮站在后面甚至都没来得及反应,就看见倪平森砰地一声落在地上。

    倪景兮尖叫了一声:“爸爸。”

    最后天际之间,仿佛一切归于平静。

    倪平森被送进医院的时候,倪景兮一句话都没有,她甚至连表情都没有,整个人仿佛被抽空了灵魂,只剩下一个安静的躯壳。

    当医生经过一系列检查之后,来到他们身边,有一种难以置信地口吻道:“就目前的检查结果来看,除了手臂上落地时的皮外伤之外,患者并没有任何内伤。”

    霍慎言皱眉,反问:“你确定?”

    他这句话虽然不算客气,不过医生并没有生气,因为他自己也觉得挺意外。根据救护车上的病例来看,患者是被一辆小轿车完全撞飞了三米远。

    按理说这样的撞击不可能什么事情都没有。

    可机器是不会骗人的,他手里的片子都显示,患者确实是没事。

    这时连倪景兮都缓缓像是重新醒过神,她抬起头望向霍慎言,喃喃地问:“爸爸没事吗?”

    “没事,爸爸真的没事。”霍慎言伸手将她揽在怀里。

    就在刚才他都不敢想象如果倪平森真的出事,这个如果在他脑海中一次又一次地滑过,可是他不敢往下继续想。

    真的不敢想。

    一想到这样的可能,他浑身都僵硬,从不逃避的霍慎言甚至都在逃避这样的念头。

    因为他知道倪景兮承受不起,而他也承受不起她的承受不起。

    当医生告诉他们这个结果的时候,霍慎言都有种重新活了过来的感觉,身体上的僵硬渐渐回暖,麻木的脑子此时也重新运转。

    他点头同意道:“我们愿意住院观察。”

    虽然检查没问题,但是医生觉得这种情况实在是太过少见,所以霍慎言还是决定让倪平森先在医院里观察一个晚上。

    这一晚倪平森一直都未醒过来。

    他就像是睡着了一样,睡了一个极沉极香甜的梦。

    直到倪景兮和霍慎言第二天来看他的时候,他还是没有醒来。倪景兮在门口看见柳荟,她没有对柳荟说一个字,甚至连一个眼神余光都没有留给她。

    她也没有赶走柳荟,因为这个人对她来说,再也什么都不是了。

    当倪景兮推开门进去的时候,白色病床的人睡的那么安静。

    就连医生和护士都觉得太过奇怪,可他真的只是在睡觉而已。倪景兮坐在病床旁边,安静地望着倪平森,霍慎言伸手摸了摸她的手掌。

    可是下一秒倪景兮看到倪平森的眼皮动了动,有种要醒的感觉。

    她安静地看着,直到不知过了多久,倪平森睁开眼睛。

    他望着倪景兮,倪景兮也垂眸看着他。

    直到倪平森突然笑了下,问道:“星星,你怎么还没去上学?”

    一瞬,倪景兮和霍慎言都愣住了。他们朝着彼此对望了一眼,心里都浮起一个疯狂的念头,可是谁都不敢相信的念头。

    直到倪景兮舔了下嘴唇,低声问:“爸爸,你知道今年是哪一年吗?”

    这次轮到倪平森诧异地看着她,随后他说了一个倪景兮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年份,这一年正是她高二的时候。

    这一年因为外婆生病,家里经济情况一下拮据了起来。

    于是倪平森决定出国工作,而他记忆最终停留在他出国之前。

    倪平森彻底忘记了那一段让他痛苦、挣扎、难过甚至绝望的岁月,以色列发生的一切事情都被遗忘,那些挣扎的过往通通消失在记忆的星河之中。

    当医生鱼贯进入病房的时候,柳荟紧张地站了起来。

    倪景兮跟霍慎言走出来,让医生给倪平森仔细检查。

    柳荟紧张地问:“不是说什么事情都没有的?为什么医生还要这样检查。”

    倪景兮并未回答她的问题。

    直到医生再次出来之后,依旧是一脸迷茫地望着倪景兮,无奈说道:“倪小姐,我只能说人的大脑是最最精密复杂,目前哪怕是我们研究最深医学家只怕都未了解大脑的百分之一。”

    倪景兮明白他的意思就是倪平森目前的情况,他无法解释。

    倪景兮也没有为难医生,因为有些事情确实让人难以置信,可是它又是真的真实发生。

    医生走后,站在一旁把他们所有对话都听见的柳荟迷茫地看着倪景兮,问道:“你们在说什么?”

    倪景兮平静地望向她,淡声说:“就是你听到的那样。”

    “他忘记了所有发生的事情了?”柳荟立即摇头,她不信:“他肯定是骗人,肯定是的。”

    可是不管她怎么说,当她真的见到倪平森的时候,是他跟倪景兮一起离开病房。他出来的时候看见门口的柳荟,先是一眼落在她的身上。

    柳荟心头一紧。

    可是她看着他的眼睛时,发现他的眼神是真的陌生,因为他看着自己时如同一个陌生人。

    倪平森的视线在她身上一划而过,轻轻扭开。

    “哎,爸爸居然都这么老了。”倪平森转头对倪景兮说道,有种不敢相信的感觉。

    明明还是熟悉的声音,可是柳荟却彻底绝望。

    她曾经说过,她要倪平森永远记住自己,哪怕是她所有的坏。可是并没有,他不记得了,彻底都不记得了。

    人生就是这么坏,越想要追求的东西,越无法得到。

    终于柳荟在身后捂住了脸。

    前面倪平森的脚步丝毫没有停止,他走在倪景兮的身边,慢慢地远离。

    从此人生之路,再无彼此。

    作者有话要说:  这是正文的最后一章,待会还会补一些内容。

    明天开始写番外!!!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