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全本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第九特区TXT下载第九特区最新章节 》 第九九九章 强压大房怒火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九九章 强压大房怒火

    新乡王家大院内,大房和三房之间的冲突,已经到了亮枪的地步,过来帮忙的本地人只认王宗堂,根本不鸟龙城过来的这帮人。而大房那边又因为死了王天南的事儿不可能让步,所以双方从言语上的交锋,已经上升到了肢体上的碰撞。

    “滚,都滚出去!”

    “王宗堂,你他妈什么意思?你儿子打死了天南,你还要打死我是吗?”女本柔弱,为母则刚,天南的母亲晓琴,此刻已经失去理智了。别说只有几把枪对着她,此刻哪怕就是三房把大炮拉出来,她也不可能冷静,只疯了一样的与王宗堂撕扯。

    “你再闹一个试试!”天辉的母亲知道自己男人不可能跟她动手,所以抢在前面就抓住了晓琴的头发:“……你再碰我老公,我打死你。”

    “去尼玛的!”

    晓琴的亲弟弟上前一拳打在了天辉母亲的脑袋上,红着眼珠子吼道:“我弄死你!”

    这一动手,枪压不住了,王宗堂更压不住了,两家人在院里噼里啪啦的就干了起来。

    枪没开,但场面已经控制不住了,拳头,脚,院内的各种清雪工具,全都冲着宗族亲戚的身体招呼了过去。

    王宗堂看着这个景象,心里其实非常清楚,天南死的事儿就只是个诱因,而三房这些年发展起来,逐渐强势,才是今天矛盾加剧的根本原因。

    普通人家分个房子,分个遗产尚且能发展到动刀动枪的地步,更何况是这种大家族几十年内的资源分配呢?三房近些年崛起,势必要拿走一部分原本属于大房的资源,时间长了,各种矛盾早都在无数个小事儿里埋下了伏笔。而王天南的死,就是揭开这些伏笔的诱因。

    说到底,三房如果持续弱势,那今天这事儿根本就不会发酵。因为你想拦着大房抓天辉,也拦不住,家里的人更没有那个底气敢还手,敢揍王天南的母亲,本地人也没那个胆量敢把枪亮出来。

    “亢!”

    就在众人撕扯,相互殴打之时,一声沉闷的枪响在院内泛起。

    众人停手,怔住。

    “都他妈没完了是吗?住手!”王宗堂举着枪吼道:“谁再嘚瑟,我一枪崩了他。”

    “你甭拿这个吓唬我,”晓琴根本不怕:“你打我一枪试试。”

    话音落,门外两台汽车停滞,一名中年率先下车,步伐匆匆地走进院内,来到晓琴身旁说道:“族长特意让我过来,说让你们先回去。”

    “我回去行,把王天辉一块带回去。”晓琴披头散发地吼道。

    中年迟疑了一下,趴在晓琴耳边说道:“你们过来,族长已经很不高兴了。他的意思是,家里的事儿要关上门说。天南不会白没,但你也不要瞎闹。”

    晓琴怔住。

    中年迈步来到王宗堂身前:“我带他们先回龙城,族长的意思是,你给他打个电话。”

    “好。”王宗堂点头。

    “走,走吧。”中年拉着晓琴劝说道。

    晓琴站在原地没动。

    “走!”中年皱眉强调了一句。

    晓琴咬着牙,毫不掩饰双眼中的恨意,指着王宗堂说道:“警司的血迹鉴定马上就会出来,如果是王天辉的,他必须偿命!”

    王宗堂眯眼直视着她,一声未吭。

    在赶来中年的再三劝说下,大房的人暂时离去,而王宗堂也拨通了族长的电话:“喂,大爷。”

    “你带着天辉回来一趟吧。”族长停顿半晌,声音平淡地命令道。

    王宗堂攥了攥手掌,皱眉回道:“大爷,晓琴带人刚一进院里就动手,拦都拦不住,她的那几个弟弟,把天辉她妈都打了,您说这时候,我把天辉带过去,这帮人能听天辉说话吗?”

    族长沉吟半晌:“那你什么意思呢?”

    “我去。”

    “事儿不在你身上,你来能解决啥问题?”

    “我问天辉了,天南不是被他打死的。”王宗堂硬着头皮回了一句。

    “……!”族长听到这话,沉默了足足有十几秒钟:“行,那你来吧。”

    “好。”

    ……

    两个多小时后,龙城王家主楼的大厅内。

    大房的人都到齐了,族长的儿子,孙子,以及女眷足有数十号人,而王宗堂则是谁都没带,只自己坐在了左侧的椅子上。

    “天辉去没去那个房子?”族长插着手掌,面无表情的冲王宗堂问。

    “去了,”王宗堂点头:“但天南不是他弄的。”

    “还他妈犟呢?!我都问了,他是跟着天南一块去的那个房子,进屋就动手了。人家那个楼层的住户都说了,他一边打一边骂,屋内根本就没听到过第四个人的声音,不是他干的是谁干的?天南自己没的吗?!”晓琴带着哭腔,情绪完全不受控制地咒骂道。

    族长目光如炬地看向晓琴,话语简洁地问道:“要不,你坐我这儿来问呐?”

    “爸,这事儿明摆着的。警司的人都说了,初次法鉴结果,屋内的血迹就是三个人的,两男一女……除了天南,还有张晴那个贱人外,就只剩下王天辉的了……”晓琴哭着还要说话。

    “闭嘴!”族长看着她,再次呵斥了一声。

    晓琴咬了咬牙,没再吭声。

    族长插着双手,沉默半晌后说道:“天辉总共堵到了天南两次,但都让张晴那个女的跑了,这不正常。还有,这么多证据摆在那儿,天辉自己说他没干,肯定没办法让人信服。”

    众人沉默。

    “从账上支出一百万,在松江和周边的待规划区撒钱,掘地三尺,也要给我找到这个张晴。是不是小辉干的,她肯定最清楚。”族长皱眉继续说道:“人找到了,事儿弄清楚了,该怎么办就怎么办。”

    “那要找不到人呢?”晓琴哭着问道。

    族长有些厌恶地看了晓琴一眼:“司法机关还没有宣布结案,你认定的就一定是事实吗?再闹,你连大门都别给我出!”

    晓琴攥着拳头,没敢再吭声。

    “先找人,找到人之前,天辉不能离开新乡。”族长皱眉说道:“大房去区里一些人……把天南的尸体先接回来。该办丧事儿办丧事儿,该张罗的都继续张罗,就这样。”

    ……

    矛盾暂时被族长强压了下来后,王宗堂就离开了大院。

    晓琴心里不服,带着人想要再去找族长谈谈,但后者根本没见她,只跟自己身边几个人在书房交谈了起来。

    “这事儿没那么简单。”族长坐在沙发上,脸色凝重地说道:“一定要给我找到那个小晴,她知道的肯定不少。”

    “好。”旁边的人轻轻点了点头。

    “盯着点三房那边,宗堂给我的感觉也不太对。”族长再次吩咐了一句。

    ……

    松江新元区周边的大野地内,付小豪扭头喊道:“哥,我找到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