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全本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TXT下载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最新章节 》第十二卷 黑暗侵袭 第446章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二卷 黑暗侵袭 第446章

    谢文东在凝视向问天,后者也在注视着他,两人谁都没有动,下面人也是默默成立,整个场面显得异常安静,安静的诡异

    顿了片刻,谢文东微微侧头,向身后的刘波使个眼色,刘波会意,快步上前,低声问道:“东哥,什么事”

    “附近有敌人?”谢文东问道

    “没有”刘波干脆的回答,说道:“周围已经严密监控了,绝对没有敌人”

    怪了,谢文东撇嘴笑了笑,向问天这么信心十足,难道他还能飞天入地不成?

    很快,事实证明向问天没有飞天,而是真的入地了

    只见站在原地久久未动的向问天猛的抽出一把钢刀,拉着韩非急向路边跑去,到了人行通道处,片刻都未停留,弯下腰身,将手中的片刀狠

    狠向地面一插,接着臂膀用力,嘿的爆喝一声,随着咔咔的脆响,地皮竟然被片刀翘翻好大一块,紧接着向问天拉着韩非直接跳了下去

    太快了,快到谢文东以及手下的人员全部都看傻眼了,即使南洪门和青帮人员也久久未反应

    “啊”“向问天和韩非跑了”不知道谁率先喊了一嗓子,随后场面乱成一团,南洪门和青帮的人争先恐后向地洞里跳,而北洪门和文东会人

    员全向前冲锋,追杀和阻拦敌人帮众

    这一场四大社团的最后决斗还未开始就随着向问天和韩非的逃脱提前结束了,只顾着逃命放弃抵抗的南洪门和青帮人员除了一部分跳进地洞以

    为,大多数都被冲散,有不少人见北洪门和文东会人员已经杀到,干脆放弃抵抗,缴械投降本以为是一场艰苦的战斗,却在短短几分钟之内宣

    告终止,街道上,除了被抓获的俘虏,再找不到一名南洪门和青帮帮众。直到这个时候,谢文东才在众干部的保护下来到街道中央,查看那个

    被向问天挖出来的地洞。

    到了近前,谢文东低头一瞧,笑了,是气笑的,这根本不是什么地洞,而是一条下水道的入口,刚才向问天撬开的是下水道的井盖。井盖明显

    被修饰过,表面得颜色和周围路面的眼色一模一样,中间还画有方砖缝隙的条纹,如果不了解内情,即使仔细查看,也很难分辨出这是路面还

    是井盖。

    难怪向问天那么有信心,原来他早就知道这里隐藏这一条下水道的入口。看罢,谢文东慢慢挺直腰身,转头看向身旁的刘波。不用他说任何话

    ,刘波的冷汗已先留了出来,为了困住向问天和韩非,确保万无一失,刘波在海心街可是花了大工夫,将所有可能逃脱的通道都堵死了,并派

    出专人看守,可是千算万算,偏偏把这条下水道给漏掉了,这件事他附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东哥,这……这是我的疏忽!”刘波垂下头,脸色异常难看。

    谢文东看着刘波,又低头瞧瞧井盖,眉头皱起。向问天不可能事先知道自己要把他引到海心街,也就是说他不可能事先来这里做手脚,那这个

    井盖为何会刻意弄的如此隐蔽?总不能是为了防贼吧!转念,谢文东灵光一闪,突然想明白了,这个井盖肯定是南洪门做过手脚没错,只不过

    那不是为向问天留退路设计的,而是为针对自己吃弄的。上次己方被困海心街,南洪门为了不让自己逃脱,特意在这条下水道的入口处做了手

    脚,让己方众人看不出来。想着,谢文东忍不住又笑了,正所谓聪明反被聪明误,自己本想给向问天来个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结果反而帮了

    向问天的大忙。

    原来他的信心是来自这个。好一个向问天!

    谢文东心里也说不出是个什么滋味,既有被愚弄的气愤也有后悔莫及的自嘲感。唉,心里暗暗叹息一声,他向左右看了看,弩嘴说道;各位兄弟,你们还愣着干什么?去追啊!”

    “是!”

    他话音刚落,只听扑通扑通数声,好几名北洪门汉子跳进了水道里。

    谁也没有想到,向问天和韩非竟然会是以这样的方式成功逃脱掉。北洪门和文东会的人入下水道后,追出不远便无路可走,只有一条向上的通

    道,可是爬上去后,盖口已被封死,根本打不开,当地面人员追不过去时,哪里还有向问天和韩非的影子?没有追上这两人,北洪门和文东会

    自然不会甘心,刘波和灵敏派出全部眼线,全城收捕向,韩二人。

    谢文东和向问天打了赌,只要后者能成功逃脱他便放弃追杀,但那不代表谢文东能容忍向问天可以在他眼皮子底下存在,何况,韩非未除,这

    也让谢文东坐立难安。在追查向问天和韩非下落的同时,谢文东将北洪门和文东会的主力也分派出去,在全广州扫荡南洪门和青帮的残余势力

    ,不给对方留下卷土重来的机会,另外,他又令人放出风声,但凡南洪门人员,只要主动投降,己方全部接受,一律视为同门兄弟,面对青帮

    ,则是全面绞杀,不接受投降,一打到底。

    这也是谢文东当初设计好的分化策略。

    事实证明,这种策略为极为有效,即使在向问天成功逃脱的情况下,仍有大批的南洪门人员主动找上门来向北洪门投降,如此以来,使摇摇欲

    坠的南洪门势力更加削弱。

    也知道这个时候,南洪门之争的态势终于开始明朗化,北洪门一方占有了压倒性的胜势,任何人都能看得出来,南洪门也已名存实亡,社团到

    了土崩瓦解的边缘。

    现在北洪门和文东会那里的士气高到了极点,而逃脱的向问天和韩非只能用落魄不堪来形容。

    世事就是如此,得到时,人人都捧着你,用着你,可一旦失利,只有落井下石者,而无雪中送碳人。

    向问天做主广州市时,与警方的关系极佳,但现在,就连警方都开始通缉他,南北红门在广州打得不可开交,导致治安混乱不堪,现在争斗结

    束,警方自然要找个顶罪之人,谢文东他们得罪不起,落败的向问天就成了他们选目标。

    与向问天和韩非一同逃脱的还有两人的心腹,他们躲藏到南部洛溪的一间破旧的小仓库里,那里位置隐蔽,不显山不漏水,极难查找。

    “向大哥,喝点东西吧!”

    一名南洪门干部提着两兜子矿泉水都外面闪了进来,递交到向问天近前。

    向问天没有接,目光凝视地面,轻声说道:“外面的风声怎么样?”他躲藏在这里已经两天两夜,虽然没有出去,但也知道外面的情况肯定很

    糟糕。

    那名南洪门头目慢慢低下头,小声说道:“很不好”

    向问天笑了,抬头问道:“不好到什么程度?”

    南洪门头目咬了咬嘴唇,恨声说道:“有一批兔崽子受不了诱惑,已经投靠了谢文东,听说还有不少兄弟意志也不坚定,随时都可能被判,他

    们也不想想谢文东什么人,说的好听,真去投靠,哪有好果子吃……”

    不等他把话说完,向问天摆手打断,出现这样的状况,早在他预料之中,树倒猢狲散,黑道讲的是意气,可是利益当头,真正能做到众人众议

    的又有几个?

    “降就降吧,严格来说,他们不算叛徒,洪门本就一家”向问天喃喃说道

    那头目吃惊的看着向问天,他这说法到和北洪门放出的风声很像,这两天北洪门一直在宣扬南北一家的说法,称南洪门的兄弟投靠北洪门不算

    叛变,倒是他们对青帮的言辞很犀利,称青帮非洪门帮派,参与内斗,居心叵测,不能容忍,要全力消灭

    愣了一会,他又说道:“更可恶的是警方,现在我们走了霉运,连警方也落井下石,通缉向大哥和众多兄弟”

    向问天挑起眉毛,冷笑一声,说道:“那是他们嫌弃命太长了”说着,他转头问另一名手下,说道:“我们手里应该还有警方官员的录音吧”

    “是的,虽然遗失了一部分,但是还有不少”

    “恩”向问天点点头,沉思未语

    “向大哥,我们把这些东西举报上去么”

    “不”向问天摇摇头,苦笑一声,说道:“交上去,意义不大,弄不好还会被压下来,不如给谢文东,让谢文东去折磨他们”

    “啊”此言一出,众人都愣了,这不等于是在帮谢文东么?韩非眉毛拧了个嘎达,问道:“向兄这是什么意思”

    向问天没有回答,微微闭上眼睛,长叹一声,继续问手下人道:“家……家里怎样”

    “家里没事,谢文东非但么有动大嫂,奇怪的是还派出专人做了保护”对于这一点,南洪门的头目也搞不清楚是怎么回事。祸不及家人并不是

    谢文东做事的原则

    “哦.”向问天应了一声,他心中也很奇怪,当然,他不会想到谢文东对萧方的承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